景忠禅茶

景忠禅茶,它作为景忠山宗教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一直受到社会的认同与青睐。大凡游人香客来到景忠山,无不走进茶亭,在隐约的经韵声中,去体味景忠禅茶那份恬淡与空灵。

相传,神农氏遍尝百草,即知茶有解毒提神之药效。随着华夏文明的不断发展,茶也由最初单纯的药用演变为饮用。到了唐代,茶文化逐渐兴起。在制茶的方法上,由唐代的饼茶发展到宋代的团茶,由明代的叶茶发展到清代的工夫茶。而饮茶的方式方法,也从唐代的煮茶到宋代的点茶,从明代的泡茶到清代的沏茶。饮茶的范围,从上层社会的“雅玩”,入俗到民间“柴米油盐酱醋茶”开门七件事。可以这样讲,茶渗透于文化与生活的方方面面,茶文化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禅茶的诞生与发展有它客观的存在必然。传说达摩少林面壁,揭眼皮堕地而成茶树。初听起来,这件事似乎有些荒诞,但其所寓禅茶不离生活之旨,却有很深的意义。据史传记述,东晋僧人,已于庐山植茶,而敦煌行者,以饮茶苏(佐以香料的茶汤)助修。坐禅饮茶的最早记载,见于 《 晋书.艺术传 》 :“僧人坐禅,昼夜不卧,时饮茶苏一二升”。但是,真正使茶由饮而艺而禅,融茶禅一味者,却是始于唐代由禅僧抚养、在禅寺长大的茶圣陆羽,他所著的《茶经》一书,开演了一代茶艺的新风。

大约到了宋朝中叶,佛教临济宗开始在景忠山建寺静休,繁衍发展,在此后的几百年间不断壮大,到明末清初之时,香火日渐旺盛,僧众已达 300 余人。临济宗是禅宗的一个主要派别,僧人坐禅修定,讲究“过午不食”的清规斋戒。也就是说一过中午,僧人在这一天中就不再吃斋了,这样可以“由戒生定,由定证慧”,斋饭不能吃,但可“饮茶以助修”。佛教认为,水为天下至清之物,茶为水中至清之味,其“本色滋味”,与禅宗之淡泊自然、远离执着的“平常心境”相契相符。我们在日常生活中,有饮食、呼吸、睡眠三大需要,儒家称为“食、息、眠”,道家讲究“精、气、神”,而佛家谓之“色、息、心”。坐禅需要静虑专注,心一境性,而茶本身具有的“降火、提神、消食、解毒、不发”等药效,其功用正好有助于僧人摄心入定,所以说茶性与禅修的结合,乃是极其自然而必然的事情。

景忠山在明末清初之时,禅门大兴,茶道乃盛,这从寺院的名称“茶棚”上,我们还能清晰地印证出,茶在景忠山所占有的位置。当时寺院中专门设有“茶堂”,供寺院中的僧人坐而论道,辩说佛理,以及招待施主;有专门负责烧水煮茶、献茶酬宾的“茶头”执事;有专门为香客善信施惠茶水的“施茶僧”;而施主请全寺僧众饮茶,则被称之为“普茶”。以茶敬客,举办茶宴和茶会,成为佛事活动的主要内容。这些都来源于坐禅饮茶,其最终目的还是为了帮助禅修,这已成为景忠山僧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当时景忠山的寺院,专门有僧人看管茶树,采选茶叶,按寺内秘方,佐以各种名贵中草药,精心配制成景忠山特有的禅茶。景忠山儒、释、道三教相融,景忠禅茶也充分体现了三教内涵实质,突显福德与养生之道,将它分为福、寿、仙三道茶,也就是一道茶棚的福茶,二道茶棚的寿茶和三道茶棚的仙茶。这就是说,喝了一道茶棚的茶,可以增福,喝了二道茶棚的茶,可以添寿,如果喝了三道茶棚的茶,那么就可以成仙了。

近年来,为满足游人香客之需,在保持原有特色的基础上,景忠山相继开发研制出了一系列的禅茶精品,景忠禅茶又被赋予了新的生命和内涵。以茶参禅,禅茶一味,远离尘垢,善心自现。景忠禅茶重新奉献社会,回馈游人,以求游人心静神悦,健身康体,福至心灵。同时,品味景忠禅茶清高幽寂、静洁飘逸的高古之风。